你真是个小妖精

状态:正片

年份:2020 

类型:剧情 

地区:日本 

导演:铃木雅之 

演员:木村拓哉 长泽雅美 滨田岳 前田敦子 笹野高史 高岛政宏 菜菜绪 宇梶刚士 桥本爱实 田口浩正 胜地凉 生濑胜久 松隆子 小日向文世 梶原善 泉泽祐希 筱井英介 渡部笃郎 石川恋 东根作寿英 鹤见辰吾 石桥凌 

简介:  刑警(木村拓哉)扮成服务生混入酒店,与酒店前台(长泽雅美 饰演)一起追查连续杀人事件的故事。鈴木展开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高速云

高速云m3u8

@《你真是个小妖精》相关搜索

@《你真是个小妖精》相关问题

假面饭店里的酒店原型
顺序是假面饭店 假面前夜 假面之夜。《假面饭店》原著来自东野圭吾同名畅销小说,是“假面”系列三部曲的首部,另外两部是《假面前夜》和《假面之夜》。单《假面饭店》一本迄今已经卖出416万册,作为系列的首部,讲述了一个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情理之外的精彩故事。故事是关于精英刑警新田浩介(木村拓哉 饰)扮成酒店服务生混入酒店,与酒店优秀前台山岸尚美(长泽雅美 饰)一起追查连续杀人事件,就在这个酒店里,即将发生一场嫌疑人未知、目标人物也未知的凶杀案,直到最后才会揭晓谁是凶手。
求 假面饭店【日】 百度云免费在线观看资源
1电话铃响了,是从十六楼电梯厅打来的内线电话。山岸尚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五六分钟前,她为一位男性客人办理完入住手续,客人入住的正好是十六楼的单人间。提着行李带领客人上去的是行李员町田,他是刚来公司一年的新人。难道他犯了什么严重的错误?一种莫名的不安在尚美的心里蔓延开来。“您好,这里是前台登记处,很高兴为您服务。”尚美说道。“您好,我是町田,刚刚把客人带到1615号客房,客人说房间内有一股异味……”“异味?”“是烟草的味道。他说预定的明明是无烟客房,为什么会有这种味道……”尚美熟练地敲打身旁的电脑键盘,调出1615号房间的资料:这的确是一间无烟客房,像往常一样做过卫生清洁,而且从没有留下任何有关烟味的记录。“我知道了,客人现在怎么样?”“正在房间等待回复呢。”“你陪客人等一下,我马上过去。”挂了电话,尚美再次查看电脑,这次查看的是入住客户的信息:客人是从大阪来的普通公司职员,于一周前预定了房间。要求无烟客房,窗户不能对着马路,最好是靠里边一点的房间。为他办理入住手续的就是尚美本人,但她并没有觉察出古怪的地方。尚美环视了一下前台,想起大堂经理因为有临时会议去了办公楼,只好挥手把年轻的服务员川本叫过来。“刚刚接到1615号房间客人的投诉电话,你赶紧去找个客房预备着。”“好的,单人间是吧。”川本看了看电脑屏幕说。“嗯……单人间、标准间、豪华套间都找找吧。”“好的……”尚美赶紧拿起万能钥匙冲了出去,没有听见从背后传来的川本的声音。电梯一到十六楼,尚美就看见町田站在1615号客房门口。他见尚美到了,便迎了上去。“真是奇怪啊,我把他带到房间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味,我去电梯厅打了个电话的工夫,回来就……”“就有烟味了?”“对。”町田连连点头,一脸疑惑。“知道了,川本正找其他的房间,你先回前台吧。”“嗯,好的。”目送町田走向电梯厅后,尚美抬手敲响了1615号的房门。门很快就开了,出现了一张中年男子的国字脸。单眼皮,眼底浑浊,嘴角撇向一边,很不高兴的样子。尚美立刻鞠躬道歉:“真是对不起,给您添麻烦了。听说房间里残留异味?”那客人朝着房间抬了抬下巴,说:“你进来自己闻闻吧。”“打扰了。”说完,尚美走进了房间。根本不用刻意去闻,就能闻到一股很呛的味道。虽然确实是烟草的味道,但又不是那种附着在房间里的陈年烟味。这明显是从点燃的烟头上冒出来的烟味,也就是新鲜的二手烟的味道。恐怕町田的推测是对的,可能是客人趁他打电话的工夫点燃了偷偷带进来的烟。尚美不禁产生了怀疑。“怎么样,是有烟味吧。”那客人略带关西口音,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。尚美再次低头道歉:“让您感到不适,真是对不起了,我们马上为您准备其他客房。我可以打个电话吗?”“嗯,那就尽快吧。”“好,我马上去办。”尚美赶紧用手机给前台打了电话,川本迅速接起电话。“房间找到了吗?”“同一层的话,1610号和1612号房间都空着,而且也都是无烟客房,其他的条件也都符合。”尚美在心中暗暗否定了川本的提议。那两间客房也都是单人间,倘若客人是在故意找茬,带去那种房间也无济于事。“查一下1620号或1630号房间。”川本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一下子明白了尚美的意图。“1620号房间清扫完毕,可以入住。”“那就让町田把钥匙送上来吧。”“好的。”挂了电话,尚美面向客人微笑着说:“很抱歉,让您久等了。另一间客房已经为您准备好了,我这就带您过去吧。”“是无烟的吧?”“是的,请您放心。”尚美提起搁在柜子上的旅行箱。来到1620号房间,尚美用万能钥匙打开了房门:“您请进。”客人先一步踏入房内,身后的尚美感受到了他的惊讶,看来他做梦都想不到会给他换这么好的套房吧。“您对这个房间还满意吧,也没有什么烟味。”客人使劲闻了闻,回头转向尚美:“我住这个房间可以吗?我把话说在前头,我可不会再加钱了。”尚美摇摇手,说:“当然不用加钱,由于我们的疏忽给您带来不便,真是很抱歉。”“嗯嗯,也没什么,以后注意就好了。”客人抓了抓眉梢,语气有些尴尬。这时,町田上来了。他将钥匙交给这位客人,便和尚美一起离开了。“真是越想越气,我感觉完全是被他摆了一道。”在去电梯的途中,町田对尚美说,“绝对是那个家伙自己点的烟,故意找茬儿,好让我们给他换一个高档客房。这是一个奸计。”“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。没教过你‘顾客就是上帝,而且永远是对的’吗?”“那也用不着给他套房啊。”町田撅着嘴,“我想双人房或豪华双人房就能满足他了。”“要是他挑三拣四最后还不满意呢?到时候还得给他换房间,那样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?”“话虽然没错……”“以前一位前辈对我说过,永远不要和客人做无谓的讨价还价。”“啊?哦。”町田虽然点头答应着,但显然还是很不服气。尚美回到前台,看见大堂经理久我正在和川本说话。久我对尚美点头示意:“听说有投诉?”尚美耸耸肩。“嗯,已经解决了。也不是什么大事,我马上写份总结报告。”久我轻轻地将右手伸过来,说:“报告书一会儿再写,你先去趟办公楼,总经理他们在二楼的会议室等着呢。”“什么?总经理在办公楼吗?”尚美吃惊地看向久我那端正的脸庞。总经理的办公室就在前台接待室的后面,会议通常都是在那里召开的。“因为有公司以外的人参加会议,才会用那儿的会议室。不用担心,并不是你犯了什么差错,而且跟这件事也没关系。”“您知道是什么事情,对吗?”“嗯,我也是刚才听说的。但事关重大,不方便在这里说,而且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。”尚美抬起头仰视久我,说:“感觉事情比较严重呀。”久我露出严肃的表情:“没错,很严重。所以需要你的帮助。”“我?为什么?”“这是因为……”久我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,他摇摇头对尚美说,“你还是去问总经理吧。”尚美叹了一口气:“知道了。”尚美离开前台,穿过员工专用走廊,从紧急出口来到饭店外面。东京柯尔特西亚饭店的主要事务部门都设在旁边的这栋大楼里,尽管大楼上挂着“东京柯尔特西亚配楼”的牌子,但这里不对外营业。尚美来到办公楼的第二层,总务科和人事科的办公室都设置在这个楼层里。尚美敲了敲会议室的门,里面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:“请进。”尚美推开门,鞠了个躬,走了进去。她首先看到的是总经理藤木。藤木平时温和宽厚,但此刻双眉紧锁,显得心事重重。藤木右边坐着客房部部长田仓,他是尚美和久我的直属上司,性格开朗,是个爱开玩笑的人,可现在和藤木一样,表情严肃地看着尚美。在藤木左边的是总务课长片冈,尚美和他接触不多,但想必神情应该不会一直如此可怕吧。会议桌旁边坐着礼宾部领班和内务部负责人,他们也被叫来了。尚美再一次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。“不好意思,突然把你叫过来。先坐吧。”片冈说。尚美挨着礼宾部领班坐了下去。“其实,今天叫大家来是有件事想拜托大家。只是,这件事非常敏感,容易引起骚乱。所以,即使对公司内部人员也要保密,更不用说那些公司以外的人了。”尚美看着藤木,握紧了放在膝上的双手。藤木神情严肃,朝她微微点了点头。“直截了当地说,我们必须协助警方的调查工作,而且,麻烦的是,这次调查的是一起谋杀案。”片冈的话令尚美倒吸了一口冷气。这简直太令人震惊了,她感到制服下面的心脏开始怦怦狂跳起来。“如果大家每天关注报纸或新闻,想必会知道最近东京都发生了多起杀人事件,但有一件事新闻里没有提过,那就是其中三起案件可能是同一凶手所为,同时他极有可能再次作案,他会在什么地方作案呢?”片冈用指尖在桌上敲了两下,“警方称,会在我们饭店里。”“什么?”尚美失声问道,“怎么会?”片冈摇摇头:“警方称这是调查机密,没有向我们详细说明。但是,警方明确表示,凶手已锁定我们饭店作为作案现场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他们还说,根据凶手的作案规律,杀人事件会在十天之内发生。”尚美感到口干舌燥,她忍不住舔舔嘴唇。“警方已经掌握了这么多情报,已经锁定犯罪嫌疑人了吧?”尚美的提问使片冈微微皱起眉头。“并非如此。虽说做了很多搜寻和调查,但还不能确定凶手是谁。”“那么,凶手下一个要杀害的目标总该弄清楚了吧?”“这个好像也没有确定。”“啊?”这次是坐在尚美旁边的礼宾部领班杉下。“没查到凶手是谁,也不确定谁会遭殃,只知道作案现场是我们饭店?”杉下问道。他的疑问也正是尚美想问的。“所以我才说警方没有向我们做详细的说明啊。”“也就是说,您无法告诉我们任何与案情有关的信息。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,我们怎么协助警方调查呢?”尚美不假思索地问道,语气略显激动,但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于强硬了。“山岸!”藤木插话说,“你们有疑问也是理所当然的,我们听了也有同感。但是警方有警方的立场,既然他们不能说明理由,我们也只能服从。不管是什么理由,一切有可能引起类似骚动的事件,我们都要防患于未然。虽说是警方要求我们协助调查,其实我们也是在依靠警方的力量。我说的话,听明白了吗?”藤木平日里不曾严厉训斥别人,而现在的语气却让房间里的气氛越发凝重,几乎快要凝固了。“饭店里真的会发生这么恐怖的事情吗?”尚美的目光又转向了片冈。“我只能告诉你,警方推测可能性很大。”尚美做了一个深呼吸。她对这件事还没有那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觉,就像在梦中站在悬崖边上一样。“那……需要我做些什么?”片冈托着下巴,说:“正如刚才所说的,我们对个中内情毫不了解,只是听警方说‘近期这家饭店会发生杀人事件’,只知道一个无辜的人要惨遭杀害。这种情况很麻烦,因为从住客到访客,我们都要怀疑,所以仅仅靠加强警戒是毫无意义的。而且,我们都是外行,能做的事很有限,说句极端的话,要是等真的发生了杀人事件再去找警察报案的话,就为时已晚了。”尚美瞬间明白了片冈话中的意思。“就是说,警察要进入我们饭店吗?”“简单来说是这样的,但具体做法有很多。比如警察可以乔装成在餐厅或是酒吧用餐的客人,或者打扮成参加宴会的客人……这样的话,在四周随意走走看看,想必没人觉得奇怪吧。主要的问题是客房的情况,为了保证在饭店内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能及时处理,警察只是扮成投宿的客人是远远不够的,他们必须像你们一样站在明处。”“站在明处?”尚美疑惑不解地问,“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突然,田仓小声嘟囔了一句,大家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。“不好意思。”田仓故意咳嗽了两声,“片冈,接着说吧。”片冈点点头,继续说道:“这是警方提出的方案,简单地说,就是让警察偷偷混进工作场所。”“偷偷混进……”“让警察装扮成饭店的服务生,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或是在前台服务,还可以不时地进入客房。”“这也太荒唐了吧!”尚美被逗笑了,心想这简直就是最烂的冷笑话。然而,当她看见片冈和藤木严肃而沉默的表情时,她立刻收起笑容恢复严肃。“警是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尚美再次确认。“当然。”片冈答道。“那么,我们饭店该怎么应对?”“同会长及各个负责人商量过了,最后还得听从警方的意见。”尚美望向藤木,而藤木正在向她眨眼睛。“我想再问一下。”她的目光又落回片冈的身上,“安排在饭店的警察有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呢?”片冈耸耸肩:“一点也没有,彻底的外行。”“安排在饭店的人数是?”“暂定五人,据说根据情况也有可能会增派人员。前台一人,礼宾部一人,内务部三人。”坐在尚美旁边的礼宾部领班杉下等人顿时紧张起来,或许是因为自己部门被提名了吧。“说到这里,我想大家都应该清楚为什么把你们叫过来了吧。”片冈继续说道,“希望你们能够认真地培训和指导他们,并对他们的工作给予帮助。虽然有困难,但拜托大家了。”“请等一下,为什么是我呢?”尚美来回看着片冈和藤木,随后又看向田仓,“叫杉下他们来我能理解,但为什么也叫我来呢?在前台员工中,比我资历深的大有人在。况且派来的警察应该都是男的吧,被女人培训指导,恐怕会有天生的抵触心理吧。”“推荐你的人是我。”藤木道,“我同田仓商量过了,我们觉得你最合适。”尚美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但是我对指导新人也不是很有经验。”“这种话你要说到什么时候?我们并不是期待你有多强的指导能力,我们之所以选择你,只有一个理由,那就是你是女性。”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。”藤木缓缓地探出身子。“虽然我们是为了制止犯罪事件的发生,但也绝不能给客人带来不便,令客人不愉快,这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的。警方派出刑警潜入饭店,这和我们的客人没有一点关系,我们不能因此而影响服务质量。刚听到这种计划时,我想给他们安排成服务员和清洁工的工作,把他们安排在前台我是不赞成的。前台既是接触客人最频繁的场所,又是财务进出的部门。让半路出家、临阵磨枪的人在那儿工作,我实在是不放心。”“我也有同感。”“但是警方说,前台是信息的最集中的地方,是收集信息的最好场所。如果从方便调查的角度来说的话,的确如此。我们考虑了一下,最后决定让警察乔装成前台登记员,然后在他身边配上一个帮手就成了。”“这样做我倒也明白,可是为什么是我啊?”“你想,两个穿前台制服的男性老站在一起,多少都会觉得别扭。如果换做一男一女的话,看上去就会感觉是一对搭档,两个人一起行动也会变得很自然。”“也就是说,在公司里,女职员只能充当男职员的助理,是吗?”尚美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尖锐。“山岸。”田仓的口气略带责备。“算了算了。”藤木叹着气再次面向对尚美说,“我不这么认为。但在现实中,大部分人都看惯了这种场景。因此,我想利用这一点来扳回一点局面。不为别的,就算是为了顾客安全和利益着想,你也不愿意吗?再说,你放心让一个穿着饭店制服的警察独自带客人去豪华套间吗?”“其实也不是……”尚美低下头看着地面。要是为了客人,她也没什么可说的了。这时,传来一阵敲门声。“请进。”片冈说完,一名男性工作人员走进来,在片冈耳边低声了些什么。片冈说了声“知道了”,便和藤木、田仓两人低声交谈了一会儿,好像是在确定什么事情。片刻之后,片冈再次转向尚美他们。“现在警视厅的人已经来了,在另一个房间等着呢。如果大家都没异议的话,我想马上让大家碰个面。可以让他们进来吗?”尚美和礼宾部领班杉下他们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下,那两人都面部紧绷,但显然是接受了这个事实。虽说对他们来说,突然加入特殊的新手也很困难,可明显前台才是最难的。尚美意识到他们都在等自己作决定。“明白了。”她死心地说道,“我答应,反正也没有其他办法了。”片冈朝部下示意了一下,那人快步出了房间。“虽然执行起来有很多困难,但为了饭店的安全,请务必尽力。”藤木叮嘱道。“好的,知道了。”尚美答应道。她心里甚至还想到,自己进饭店以来,藤木给了不少关照,若在这种情况下能助他一臂之力的话,也算不枉费他对自己的栽培了。“我们已经同久我谈过了。”田仓接着说,“久我说,不会把全部事情都强加给你一个人的。你放心,大家都是你的后盾。”“谢谢你们。”既然两位上司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尚美也不再抱怨什么了。相反,此刻尚美暗下决心,决定一定要不负众望。“您刚刚说的是十天吧,那件事会在十天内发生?”礼宾部领班杉下说。“警方是这么说的。”片冈答道。“那么,就忍耐十天吧。”“还不能确定啊。”藤木说,“我认为只有逮住凶手,或者确定饭店已经安全后,警察才能离开。”“这样啊。”杉下喃喃道。敲门声再次响起,门开了,露出刚才那位男职员的脸:“人带来了。”“嗯,请他们进来吧。”片冈说。男职员转身招呼他们进来。第一个进来的是一位脸庞宽大的男性,五十多岁的样子。虽然脸上浮着祥和稳重的笑容,但他的双眼中透露出吓人的目光,好像能洞察世上一切阴暗。随后进来的是四个男人和一个女人。尚美一边起身,一边朝几名男子看去,因为有一名前台的人选就在他们当中。片冈把中年男人介绍给尚美他们认识,他是搜查一课的稻垣股长。“稻垣先生,这是我刚跟您提起过的三位同事。情况已经说明白了,他们都愿意效劳。”“这样啊。”稻垣笑逐颜开。“谢谢大家接受我们提出的调查方案,真是万分感谢。我想这一定会给大家带来负担,但为了防止凶案的发生,不得不出此下策,恳请大家务必协助我们办案。”稻垣的声音虽然低沉,但铿锵有力,声声入耳。言语间用词谦恭,却流露出一种不容分说的威严正义之气。尚美他们只是低头,认真听着。片冈从口袋取出笔记本:“关根巡查是……”“到。”一位年轻的男人站出来。他身材高大,看起来更像是运动员。“你去行李部做事。他是礼宾部领班杉下。”“请多关照。”年轻的刑警向杉下鞠了一躬。接着,片冈分别念了三个人的名字,一名女性以及两名男子也都答应了。他们都是客房部的。那么剩下的那个就是前台登记员了。尚美偷偷瞥了他一眼,三十五岁左右,一脸精干,一眼看上去并不怎么凶狠,总算放心了。“最后是新田警部补,任职前台服务员。这位是负责指导你的山岸小姐,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,问她就可以。”听完片冈的话,这位姓新田的刑警走到尚美的跟前说“请指教”,并递出一张写有“新田浩介”的名片。尚美接过名片,微微一笑,心想:明明是要请教别人的,可一点诚意也没有。“请多多关照,新田先生。”尚美故意拖长音节。然而,新田似乎完全没发觉话语中的讽刺意味,只是傲慢地点点头。这家伙是傻的吗?尚美有点不安。“那么,接下来我们马上进行培训吧。为了尽早开始调查计划,我们尽力配合,什么岗位该干什么我们就培训什么,没意见吧?”片冈提议。“OK!”稻垣转向自己的部下,用洪亮的声音说道,“大家好好干,千万不要给专业的工作人员带来任何麻烦,无论如何也要找出案件的线索,制止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件,听明白了吗?”“听明白了。”刑警们干劲十足,回答也是掷地有声。只不过,就在稻垣转身离去的一瞬间,新田无精打采地叹息了一声,这一幕没有逃过尚美的眼睛。客房部的办公室位于办公楼的三层,最里面就是更衣室,尚美他们上班前必须在这里更衣。尚美在共用办公桌前将服务手册快速浏览了一遍。所谓服务手册,就是一本明确记载了饭店内服务准则的册子,还记载了一些新人培训制度,供新员工使用。尚美认为指导警视厅的刑警们先要做到形似,那么看这本手册是最适合不过了。从更衣室传出走动的声音,是新田浩介换好了前台的制服。“幸好这种制服跟我的衣服差不多,不错啊,摇身变成了服务员。行李员那种像玩具兵一样的制服我可不想穿啊。”新田的语气十分随便。“衬衫的第一颗纽扣,”尚美指着他的领口,“一定要整齐地扣好。领带不能系得太松,要保持发型的整洁。地下一层有理发店,只要说是员工标准发型他们就明白了。”新田两手插在裤兜里,耸耸肩:“也有头发很长的服务员吧?”尚美使劲摇摇头:“没有。我们饭店里没有。也没有双手插在裤兜里说话的服务员。也请你做到这一点。”新田抬着鼻子,有点不屑一顾。“请马上把衬衫第一颗纽扣扣上。”“好的,好的。”尚美一边看着新田满脸不高兴地慢慢扣上纽扣,一边做了个深呼吸。“你的仪态不佳,首先站直了,走路姿势也不对。”“不好意思,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这样,左右交叉着走路。”“现在练习一下,我们到走廊里去。”尚美朝房门走去,发现新田并没有跟上来。她只好停下来,又折回去。“怎么不走?”新田挠挠头。“山岸小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误解了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“我来饭店的目的是为了阻止杀人事件,不是为了成为服务生。”“我知道。”“所以啊,我的发型,走路姿势怎样都无所谓吧?反正实际的工作由你自己来做就行了,不是吗?我只要站在前台,盯着顾客观察就好了。没人拜托你把我培训成真正的饭店服务生。”尚美强压着怒火,咽下一口唾沫,盯着他的脸,深深吸了口气。“你不觉得以你目前的态度和水平在前台工作,无论是对饭店还是对查案,都没有好处吗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因为无论怎么看,你都不像是一个饭店服务生。衣冠不整、目中无人、傲慢自大的服务生在我们这种高档饭店是见不着的。虽然调查案子我是外行,但如果我是那些对警察很敏感的罪犯,首先就会怀疑你。即使是一般的客人,在前台看见你这种服务生,肯定立刻掉头就走,不会想住在这里的。”新田听了瞪大眼睛,怒火中烧。尚美在他发作之前继续说道:“如果你不想被犯人看出破绽,那就要服从我的指示。如果做不到的话,就索性对这次离奇的调查死心吧。怎么样?”新田憋着气,牙齿紧咬着嘴唇。尚美心想:你越生气才越好呢。没想到新田大口喘气后,重新整理了一下领带。“太过吹毛求疵的细节我可办不到,怎么说我也是个刑警。”“你现在这样子不‘吹毛求疵’的话,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是个警察。要想看上去像一个饭店服务生的话,就必须注意细节,这是最重要的。下面跟我出去练习吧。”尚美再次朝房门的方向走去,新田挠着头紧跟其后。2看着镜子里的新发型,新田像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来。自己那堪称精悍并引以为傲的容貌,现在完全变成一副毫无心机、愣头愣脑的模样了,这也太镇不住场面了。调查犯罪嫌疑人时不会有什么困难吧?新田开始有点不安了 。“怎么样,还满意吧?”发型师笑着问道。他的发型也是利索的三七分。“就那样,还行吧。”新田有气无力地答道。“在饭店上班的人大致都是这种感觉哦。”“哦,那就这样吧。”按照山岸尚美的指示,新田把头发弄成了员工标准发型。发型师似乎觉得他是被饭店中途录用的新人,新田觉得麻烦,也就随便答了几句。理发店在饭店地下一层。走出店门,新田正打算乘手扶梯上一楼,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。他抬头一看,只见从上面下来一个身材高大的行李员,仔细一看原来是关根。“哟,干什么呢?休息了?”“我正找你呢。山岸小姐说你在地下一层。”关根像走楼梯一样从扶梯上走下来。“哈哈哈,看来……这么弄还蛮适合你的嘛。”新田忍不住笑出声来。“像吗?”不知为何关根的脸上露出一阵欣喜,“你也是啊,剪了头发变得像饭店服务生了。”“是那女人让我理的,你别说她那嘴巴还真是烦人。”“你是说山岸小姐吗?你好像被严格修理了,是吧?”“你猜见面后她让我干了什么吗?给我上了一节站姿和走路的课。她说我仪态差,重心不稳,罗里吧嗦讲了一堆。完了之后,说下次还要矫正我的鞠躬姿势和说话方式。这里是幼稚园吗?这不,还命令我去理发店理发,她以为她是谁呀?”关根眯起眼睛,强忍笑意。“山岸小姐是前台员工中非常优秀的人才,听说她教育起新人也是够严格的。”“我敢断定,她一定还没结婚。”新田说,“可能已经三十出头了,不过是在装年轻罢了。因为没有男人,里外都缺乏滋润。一想到要和这种女人一起共事这么久,我就浑身无力,提不起精神来。”新田不由得声音大了起来,路过的男职员禁不住瞄了他一眼。“不会吧?我还羡慕你能跟美女搭档呢。”“你喜欢她这种类型?要不你来代替我好了,不过我也不想待在这里当玩具兵。”“玩具兵?”“没什么。对了,你找我干吗?”“哦,差点忘了……”关根从上衣内侧口袋里掏出折叠的纸来,“新田,这个给你。”这是一张饭店一层大厅的平面图,好几处都作了黄色的标记。新田仔细一看,正是摆放沙发与座椅的位置。“刚刚,便衣们都到了,就是他们的所在位置。因为也有几个生面孔,所以有必要认识一下,上面让我给你送张图。”标记旁还注有文库本、周刊、右腕手表、眼镜。“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新田问道。“是暗号。因为一两个小时就要轮一回班,刑警变换太频繁了。到那时再告诉大家的话太麻烦,所以就决定做一些暗号。”

网站地图-热门搜索词索引